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70年來行政體制改革的回顧與啟示苗愛民

作者:未知

  〔摘要〕 “天人合一”的中華文明生態智慧、馬克思主義關于人與自然關系的論述以及建黨后的環境治理探索實踐,為新中國成立以來黨的生態文明建設思想的發展確立了理論邏輯和實踐邏輯。新中國成立70年是黨的生態文明建設思想逐步發展并成熟的70年,其發展脈絡主要體現在理念升華、主體轉化、政策優化等三個方面。在領導中國人民擺脫貧困、發展經濟、建設現代化的歷史進程中形成的黨的生態文明建設思想,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關于人與自然關系的重要思想,是建設美麗中國的行動指南,為全球生態安全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貢獻了中國智慧。
   〔關鍵詞〕 新中國成立;生態文明建設;邏輯起點;發展脈絡;價值意蘊
   〔中圖分類號〕D26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9-1203(2019)05-0003-04
  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共產黨把握人類社會發展規律,順應時代發展潮流,回應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期望,在深入研究和解決實踐問題過程中創造性地回答了人與自然關系、經濟發展與生態環保關系問題,生態文明建設思想逐步發展成熟。梳理新中國成立以來黨的生態文明思想發展的邏輯起點和發展脈絡,深刻理解其價值意蘊,是牢記使命擔當、高質量推進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前提和基礎。
  一、新中國成立以來黨的生態文明建設思想發展的邏輯起點
  中國共產黨成立之后,從革命和建設的現實需要出發,傳承中華傳統生態智慧,踐行馬克思主義關于人與自然關系的論述,重視治理和改造自然環境,為新中國成立以來黨的生態文明建設確立了邏輯起點。
  (一)“天人合一”的中華文明生態智慧
  中華民族探求人與自然之間的相處之道所形成的生態智慧,為我黨開展生態文明建設探索提供了重要的思想基礎。“天人合一”一直是中國傳統思想文化的核心理念和重要命題 〔1 〕。孔子的“天不言而四時行,而萬物生”,漢代董仲舒的“天人之際,合二為一”思想,宋代張載明確提出的“天人合一”命題等,都是富有代表性的思想見解。“天”在中國思想文化發展史上具有多重含義,有時是指與“地”相對照的物質的天,有時指的是有智力有意志的自然。但從生態環境角度來看,“天”指的是人所處的自然環境,人的生存發展環境。自古以來,中華民族對待大自然的態度是不違背天,不違背自然,同自然交朋友,了解認識自然,在這個基礎上再向自然有所索取。如荀子所言:“草木榮華滋碩之時則斧斤不入山林,不夭其生,不絕其長也;黿鼉、魚鱉、鰍鱔孕別之時,罔罟、毒藥不入澤,不夭其生,不絕其長也。” 〔2 〕“取用有節”“以時禁發”等思想為后人合理利用和科學保護自然的生態思維的養成作出了重大貢獻,為生態文明建設實踐提供了精神滋養。
  (二)馬克思主義關于人與自然關系的論述
  盡管馬克思、恩格斯沒有專門對生態環境問題開展研究,但是對人與自然的關系有極為深刻的理解,相關論述也頗為豐富。人與自然的關系在原始文明和農業文明時期是正向依賴關系,表現為人對自然的依賴。進入工業文明后,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人對自然的敬畏轉變為對科技理性和人類自身的崇拜,人類中心主義觀念廣為流行,對自然的征服打破了人與自然之間的和諧關系。在人類對自然長期的掠奪和控制下,各類黑天鵝式的自然災害頻發。馬克思主義認為,人作為自然存在物而獲得生存和發展,人對自然具有根本的依賴性。人可以通過勞動改造自然進而為自己創造更好的生存條件。然而,“對于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對我們進行了報復” 〔3 〕。這里所說的“報復”突出表現為生態危機。馬克思運用唯物史觀和剩余價值理論,通過深入分析資本主義制度的本質特征,深刻揭示出資本主義經濟危機與生態危機的不可避免性。在資本邏輯支配下,追逐利益最大化的資本家必然要擴大生產、異化消費,必然導致自然生態資源的枯竭,進而加劇人與自然關系的惡化。因此,只有對整個社會制度進行變革,通過改變資本主義社會制度,改變只見資本不見人的生產方式,才能真正解決人與自然的矛盾。馬克思主義關于人與自然關系的論述為新中國成立后黨的生態文明建設提供了思想啟迪和行動指導。
  (三)建黨后黨的環境治理探索實踐
  在革命和建設過程中,以毛澤東同志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逐漸認識到了生態環境的重大作用,形成了以“植樹造林、發展農業、興修水利”為主要內容的環境保護的理論觀點和政策措施。在中央蘇區時期,毛澤東在調查中發現要避免水旱災害,必須做好植樹造林、搞好水土保持。黨和政府關于植樹造林事業的第一個專門決議《對于植樹運動的決議案》就是在中央蘇區發布的。文件指出:“中央蘇區內空山荒地到處都有,若任其荒廢則不甚好,因此決定實行普遍的植樹運動,這既有利于土地的建設,又可增加群眾之利益。” 〔4 〕到了陜甘寧邊區,為了緩解人口急劇增加所帶來的糧食供應壓力,邊區政府號召軍民砍樹開荒增加糧食種植面積。墾荒種地幫助延安軍民度過了最困難的時期,同時也導致水土嚴重流失,邊區生態環境日益惡化。為了緩和這一矛盾,在開展軍民大生產發展邊區經濟的同時,也要及時解決好生態環境惡化對農業生產的影響問題。為此,毛澤東大力倡導有計劃的持之以恒的植樹造林活動。1944年5月24日,毛澤東在延安大學開學典禮上指出:“陜北的山頭都是光的,像個和尚頭,我們要種樹,使它長上頭發。種樹要訂一個計劃,如果每家種一百棵樹,三十五萬家就種三千五百萬棵樹。搞他個十年八年,‘十年樹木,百年樹人’。” 〔5 〕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繼續號召全國人民發起植樹運動。為了鞏固新制度、建設新中國,1957年毛澤東發出了“向自然界開戰”的宣告 〔6 〕。把自然界當作敵人來制服馴服,體現了革命戰爭年代的思維慣性在生態領域的時代烙印。在征服自然理念指引下發動的“大躍進”使得生態環境受到嚴重破壞,迫切需要人們重新認識人與自然的關系,1973年召開的全國第一次環境保護大會明確提出要“合理安排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關系”。建黨后我們黨曲折的探索歷程為生態文明建設思想的發展提供了豐富的實踐經驗。   二、新中國成立以來黨的生態文明建設思想發展的基本脈絡
  新中國成立以來的70年是黨的生態建設思想逐步發展并成熟的70年。70年來,我國生態文明建設走過了一條曲折的發展之路,建設理念、主體及政策工具體系都發生了顯著的變化,呈現出清晰的發展脈絡。
  (一)生態文明建設理念不斷升華
  我國70年的生態文明建設過程是中華傳統生態智慧、馬克思主義關于人與自然關系論述、西方發達國家環境保護運動經驗相融合的過程,是生態文明建設理念不斷升華的過程。從“經濟發展優先”到“生態優先”,實現了生態文明理念的整體變革;從“環境保護是基本國策”到“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實現了生態文明建設合規律性與合目的性的統一。
  新中國成立初期,迅速恢復和發展國民經濟是中國共產黨執政面臨的重要考驗。千方百計發展生產,創造物質財富,滿足人民群眾的基本生活需要是當務之急。在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博弈中,效率成為決策者的優先選擇,環境保護服從于經濟建設需要。在社會主義建設過程中更多的是被動式保護環境,重點解決影響生產發展的突出問題,環境政策在經濟發展過程中處于“邊緣化”地位,側重于解決發展過程中對環境問題的控制與事后的處理,呈現出末端治理特征。改革開放的不斷推進帶來了經濟的高速增長,高能耗、高污染問題越來越突出,嚴重影響了人民群眾生產生活。我們黨積極探索環境保護與現代化建設協調發展模式,先后提出“資源開發與節約并舉”的思想、“真正統籌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科學發展觀,兼顧“經濟效率”與“環境公平”的生態文明建設理念基本形成。黨的十八大之后,發展觀念不斷進步,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提出并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理念,積極探索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高質量發展新路子,在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護的矛盾運動中不斷調整人與自然的關系,將黨的生態文明建設思想提升到尊重自然、和諧共生的高度。
  (二)生態文明建設主體的有序轉化
  經過70年的發展,我國經濟體制實現了巨大的歷史轉變,確立了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形成了“政府為主導、企業為主體、社會組織和公眾共同參與”的環境治理體系,政府在生態文明建設中的組織架構不斷完善。我國1974年成立國務院環境保護領導小組辦公室。1979年頒布《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試行)》,為環境保護部門作為政府的一個獨立機構存在提供了法律依據。1998年的政府機構改革將國家環境保護局升格為國家環境保護總局,提升了生態環境保護機構的獨立性和重要性。2008年,國家環保總局又被改組升格為環境保護部。2018年的政府機構改革撤銷環境保護部而組建生態環境部,組建行使全民所有自然資源資產管理者職責的自然資源部。這些舉措從操作層面進一步強化了政府的生態監管責任主體地位。
  (三)生態文明建設政策工具體系逐步優化
  生態文明建設需要強有力的制度和法律保障。在70年的生態文明建設實踐中,命令控制型環境政策工具、經濟激勵型環境政策工具和公眾參與型環境政策工具是主要的環境政策工具,經歷了從命令控制型工具為主向命令控制型、經濟刺激型以及激勵約束型、公眾參與型政策工具并重的轉變,形成了更加突出制度化、法治化和多元化的政策工具體系。
  早期的政策工具較為單一,主要以政府的命令控制型手段為主,市場經濟手段為輔,即通過法律或者行政的手段,政府制定企業生產行為規范、環境質量標準,限制或者禁止污染,違反者將受到嚴厲的法律制裁和行政處罰。改革開放后,我國的環境保護工作走上了法制化軌道,環境保護生態建設的法律體系逐步完善,為生態文明建設提供了命令控制型的環境政策工具。為解決日益復雜的生態環境問題,在命令控制型工具得到強化和完善的同時,我國大力推行實施與市場經濟發展相適應的經濟刺激型以及激勵約束型環境政策工具。與命令控制型管制相比,基于市場的政策工具能以更低的費用實現相同的環境目標,能夠促進污染防治技術的創新和擴散,在整體上形成低成本高效率的污染防治體系。由此,將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的社會成本內化到生產成本和市場價格之中的環境稅費、排污許可及排污權交易成為主要的市場性工具。
  生態文明建設能否落到實處,關鍵在領導干部。黨的十八大之后,在生態環境問題綜合治理過程中我國特別注重使用以政績考核評價為基礎的激勵約束型政策工具。“地方各級黨委和政府主要領導是本行政區域生態環境保護第一責任人”“健全生態環境保護責任追究制度和環境損害賠償制度”等要求,體現了黨建設美麗中國的堅定決心以及為人民創造良好生產生活環境的責任擔當。近些年來,隨著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經濟行為的透明度不斷提高,環境信息公開、環境標志、環境管理體系、環境會計信息披露制度等環境信息手段威懾力凸顯。2015年1月1日起施行的《企業事業單位環境信息公開辦法》,要求企業事業單位應當按照強制公開和自愿公開相結合的原則,及時、如實地公開其環境信息。可以說,在當前環境治理實踐中我國已逐步形成了較為完善的富有特色的政策工具體系。
  三、新時代黨的生態文明建設思想的價值意蘊
  新中國成立以來,黨在領導人民擺脫貧困、發展經濟、建設現代化的歷史進程中,通過汲取傳統文化精粹,繼承馬克思恩格斯關于人與自然關系的思想,順應社會主義事業發展的客觀需要而形成的生態文明建設思想,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關于人與自然關系的重要思想,是建設美麗中國的行動指南,為全球生態安全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貢獻了中國智慧。
  (一)理論價值: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關于人與自然關系重要思想
  學習馬克思,就要學習和實踐馬克思主義關于人與自然關系的思想。在學習和實踐馬克思主義關于人與自然關系思想的基礎上不斷深化認識、探索創新,形成了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是我們黨在深刻把握新時代我國人與自然關系的新形勢新矛盾新特征的基礎上形成的重要成果,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關于人與自然關系的重要思想。   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繼承并發揚了馬克思主義處理好人與自然關系的實踐要求。馬克思主義認為生產力是一切社會發展的最終決定力量,但是沒有明確承認自然價值和自然資本的存在。在馬克思和恩格斯看來,自然確實參與了使用價值的形成,勞動是財富之父,土地是財富之母,這在一定意義上承認了自然環境是生產力的構成要素。馬克思在《哥達綱領批判》中指出,勞動本身不過是一種自然力即人的勞動力的表現,自然界同樣是使用價值的源泉,而物質財富就是由使用價值構成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生態環境就是生產力”就是“勞動的自然生產力”這一觀念在新時代的鮮明闡發。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要正確處理好經濟發展同生態環境保護的關系,牢固樹立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生產力、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的理念。這一科學論斷把自然環境納入了生產力范疇 〔7 〕,闡明了自然價值和經濟價值、自然資本和經濟資本之間的轉化和統一問題,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生產力理論。馬克思主義認為,人是社會性的存在,人與自然的關系必然反映在人與人之間的社會關系中,必須通過解決人與人之間社會關系的不平衡,實現人與自然之間的和諧共生。基于這一認識,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倡導以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制度和法治支撐的路徑來解決環境問題、保護生態系統、改革生態環境監管體制、推進生態文明建設,進而實現馬克思主義改造世界的理想。
  (二)實踐價值:建設美麗中國的行動指南
  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既是一種理念和發展目標,更是建設美麗中國的行動指南。只有貫徹落實綠色發展理念,才能為中華民族贏得永續發展的美好未來。順應人民群眾“盼環保”“求生態”的需求結構變化,黨的十九大報告將美麗中國建設作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強國建設的重要目標。近些年來,我國生態環境質量呈現穩中向好的態勢,但是形勢依然嚴峻,任務依然艱巨,需要人們在美麗中國建設中善用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充分發揮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政治優勢,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解決好生態環境問題。
  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改變不合理的產業結構、空間布局、生活方式,推動形成節約資源、保護環境的生產生活方式,是今后一個時期我國生態環境建設的工作重點。當前,我國仍處于工業化城鎮化歷史進程中,環境問題呈現出結構型、壓縮型和復合型特點,單一的行政手段阻力很大,壓力也很大。要讓良好生態環境成為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的支撐點,重點是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從源頭上控制和減少能源資源消耗和污染排放;堅持傳統制造業改造提升與信息產業培育并重,做好生態農業、生態工業、全域旅游,促進三次產業融合發展;按照生態高效的要求對傳統產業的發展進行重新設計和定位,將綠色發展理念融入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的全過程和各方面,大力發展新興生態產業和生態服務業,使其形成新興生態產業群。
  (三)世界價值:為全球生態安全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貢獻中國智慧
  地球是人類的共同家園,建設生態文明關乎人類未來。在全球化時代的今天,各國之間的聯系日益緊密,世界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日益強烈。馬克思“歷史向世界歷史轉變”的重要思想,揭示了生態問題的全球化趨勢。順應世界歷史潮流,中國堅定不移地堅持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維護全球生態安全和世界可持續發展提供了中國智慧。
  人類命運共同體首先是生態共同體。盡管面臨著繁重的經濟發展與民生改善任務,中國仍然以最大決心和最積極態度治理國內的生態環境,參與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為全球環境治理、生態安全作貢獻,樹立起了全球生態文明建設重要參與者、貢獻者、引領者的良好形象,大大提升了在全球環境治理體系中的話語權和影響力,進一步彰顯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和說服力、感召力。在一個近14億人口的大國,走出一條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文明發展道路,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將是中國為解決人類社會發展難題作出的重大貢獻,也能夠為世界上其他發展中國家追求現代化目標闖出一條新路。
  〔參 考 文 獻〕
  〔1〕張 濤.《周易》與儒釋道的“天人合一”思想〔J〕.山東大學學報,2017(04):144-152.
  〔2〕荀 子〔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98.
  〔3〕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559-560.
  〔4〕毛澤東論林業(新編本)〔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3:11.
  〔5〕毛澤東文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6:153.
  〔6〕毛澤東文集:第9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216.
  〔7〕張小平.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意蘊〔N〕.中國社會科學報,2019-05-14(08).
  責任編輯 日 月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rzacvw.tw/1/view-15049096.htm

?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号码